很多時候真的對台灣民眾或者是網友的閱讀能力感到無比的失望,中間的警語都粗體加強了(既然說是夢,就確確實實是夢境。人物是假的,對話是假的,過程也是夢來的,只有事件是真的。),還在那邊跟我靠腰"崔醫師"做的事錯的,只能說台灣很多人畫重點能力超爛。

 

這一篇夢醒時分就不是夢境了,扎扎實實都有案可查有資料可以找,套某部電影的場景:I want the truth You can’t handle the truth!真實的情況往往都比夢境來的更不能讓人接受,更黑暗,更悲慘!

  

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沒有崔醫師這個人,也沒有崔醫師跟他老師的對話,或許病例討論的時候有類似的對話,但是實際情況也絕不相似,整個崔醫師的生涯過程當然也是假的(我猜看到這裡某些網友已經跳起來,要到疾管局那裡告我發散謠言罰金50萬)。但事件是真的,貨真價實童叟無欺,疾管局遠比我的夢境做了更糟的事情。

 

第一個夢境的事件是這樣的(壹週刊報導2003/05/08):

49日台灣本土的SARS指標病例,到和平醫院求醫,和平醫院的醫生懷疑病人是SARS,於是留了一套檢查送往疾管局的昆陽實驗室;由於發燒沒有改善,413日再到新光醫院就診,新光又留了一套檢體給昆陽實驗室,兩者都呈陽性反應,但是指標病例沒有出國史,所以被四月十五日召開的衛生署專家委員會排除。415日蘇益仁私下通知新光,新光立即啟動警戒。後來,還要我說明嗎?


2003/04/20台灣舉辦全球第一場SARS國際研討會,當時台灣有23名病例,但其中只有3名為本土感染,其他皆為境外移入。是零死亡、零輸出、零社區感染的SARS三零紀錄。(為了個鳥自爽會議,陷台灣醫護於險地!)

2003/04/24 台灣疑似病例到達60名。台北市立和平醫院爆發7名醫護及行政人員疑似集體感染SARS,和平醫院全院消毒。台北市長馬英九於中午決定暫時關閉和平醫院急診及停收住院病人。
看到這裡,我想聰明的網友應該知道,新光醫護人員死於SARS的人數是零,和平就…。誰的錯?疾管局跟台北市衛生局絕對難辭其咎。最可笑的還是一堆人把馬市長(害死和平醫院病人的黑手),邱局長(和平醫院8B病房早在四月初就已收治SARS病患,但當時,台灣沉醉在SARS 「三零」紀錄中,台北市政府沾沾自喜以為防疫成功,衛生局長邱淑提還痛斥中央,一副捍衛勇士姿態。)跟葉教授(不是心海羅盤那一個,全負武裝只少了氧氣筒的那個)當英雄,我想認為他們是英雄的一定是活在平行世界。
這場戰役沒有英雄,只有被掩蓋疫情而犧牲的無辜病人。



 

第二個夢境當然也是假的,台大醫院超封閉的,不是台大醫學系在台大醫院受訓的根本沒辦法在台大醫院當老師(笑)。但是這個事件還是真的,確確實實毫無花假。

 

台大醫院的確是世界一流的醫院,一般醫院的論文或許要好幾天(要經由醫學雜誌編審者討論修改)才能被接受,可是呢,台灣第一例H7N9的病例在4/26就發表在全世界數一數二的醫學期刊Lancet(也是啦,全世界第一例非中國病例)。當然,醫學期刊的論文要求可是靠夭的嚴謹,你什麼時候做的檢查,你甚麼時候用了什麼藥,病人發生了什麼事,鉅細靡遺,少了一個關鍵都會被全世界的醫生放大檢驗。

 

我們來看裡面關於H7N9檢驗的部分,Very high H7N9 viral loads (4.5 -51·4 x 10^7copies per mL) were found in the two sputum specimens and one throat-swab specimen (collected on April 20 and April 22, respectively) while the viral load was undetectable in the blood specimens collected daily between 20 and 23 April. 簡單的翻譯一下,在4/204/22收集的兩套痰液和一套咽喉篩檢的檢體,檢體有非常高H7N9的病毒量,分別是每毫升4.5~51.4*107次方。

 

那時候台灣H7N9的所有檢體都是在昆陽實驗室(又是疾管局的昆陽實驗室)做檢查。RT-PCR整個流程需要多少時間呢?根據實際操作的人員說,包含所有的行政流程大約需要1天。退一萬步來說,疾管局謹慎的要命,每個檢體都Double check,那也只要兩天(其實一定不用的,最好國家級實驗室只有一套RT-PCR的機器)。所以呢?4/22號的檢體大約在4/23晚上就應該知道結果了(其實4/20號的痰液報告也明確的告訴你這是H7N9,不知道是台大謹慎還是疾管局心有不甘,才做了4/22這一次檢查。)

 

Ptt的爆料,一開始我根本不在意。原因很簡單,台灣目前最強的幾群內科醫師之一在台大坐鎮(老師別打我),如果台大真的有第一例,最能處理的也是他們。但是疾管局幹了什麼事?這我應該不用說明吧!這篇我們還可以相信什麼?已經把我的話通通寫光了,我就偷懶一下。不過針對"周志浩強調,疾管局早就律定公布首例病例時,必須先經過基因定序再三確認,採取最謹慎的作法,放諸各國皆準,當天2點第一場記者會時,在那個時刻,結果還未出爐,當然沒有所謂的第一例個案。"如果你還相信疾管局的說法,那就是你的問題了!

 

整個事件最可笑的是什麼?就是有一群人跑來靠夭我,這樣是擾亂疫情,你支持這樣亂爆料之類的。我只有一句話,地球是很危險的,你們還是回去火星吧!我支持的是"疫情透明",這件事會發生就是因為疫情不夠透明,除了疾管局、北醫跟台大的某些醫生以外,有哪些醫護人員知道台灣有一例高度懷疑H7N9的重症病患(退一萬步說,那些醫院的感控小組知道)?

 

那時疾管局要告網友的時候,我超開心的,到時候昆陽實驗室和台大醫院的整個報告流程,報告送達的時間的時間點可以整個攤在陽光下,接受所有人的檢驗。你猜猜看"催慘素"比較怕,還是疾管局比較怕?立委和煎茶的大概都是混吃等死之輩,這明明是絕佳的做秀機會,卻像被閹掉GG的公公,叫都不會叫實在太鳥了!


延伸閱讀:

台北市立和平醫院爆發SARS,千餘人遭無預警封院 ; 

The first case of H7N9 influenza in Taiwan (請自己google)

 

 

創作者介紹

千羽宗次郎的科學小窩

千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tl
  • 如果有人記憶好的話,去年年底傳出 H5N2 禽流感,李惠仁導演把兩隻死雞寄給防檢局檢查,他們拆也不拆就退回去,壓過了總統選舉三月才爆發出來

    http://mtlin550.pixnet.net/blog/post/27871220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6/7212887.shtml

    同樣的長官,類似的事件,就是一樣的處理方式,頭埋在沙裡等問題自己不見
  • 雖然我不是很贊同他的做法,
    但是我認為有關疫情的東西一定要透明化,
    給予嚴格的監督!

    千羽 於 2013/04/30 14:10 回覆

  • 訪客
  • 他們可以說採樣後不一定當天就送檢驗
  • 那就是疾管局自己承認...對於高度懷疑H7N9的重症病人檢體,延誤送驗!

    千羽 於 2013/04/30 14:08 回覆

  • swy
  • 不是畫重點能力爛,是不願意面對事實吧! 長久以來的信念被打破 只能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