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愛滋器官移殖事件發生之後,越來越多的資訊浮出檯面,事件的全貌也慢慢的浮現。目前醫界認為真正的問題不只是出在協調師和檢驗師的傳達失誤上面,而是在這個登錄過程沒有其他人可以double check,這就是愛滋事件的最重要疏失點(這裡有實際的流程)。可想而知不只在醫界掀起颶風,連整個社會都被撼動。本來這個事件可以是一個機會,讓整個社會去思考,如何妥善的面對和處理愛滋病的爭議。

 

不過,目前看起來跟本是反其道而行,更糟的是還把整個同志社群拉下來大鍋炒。那些平常靠爸靠母醫德的醫界大老完全禁聲,深怕動輒得咎;而基層醫界推動的『法定傳染病列入註記健保卡電子資料』,更是讓ㄧ些人權士和關懷愛滋團體完全爆走(初號機同步率超過400%)。正確的態度來自正確的知識,這是我在前幾篇文章的話。與其做些無用的口舌之爭(歧視之類的芭樂),倒不如誠誠懇懇的作分析,讓支持者和反對者都再次檢視自己的論點。話先說在前面,在下是基層醫療的一員,如果這樣就認為這篇文章必有所偏頗,那就左轉不送了。

 

我並不想拿一大堆數據出來,這樣我猜反對者連看都不想看(想看的再留言吧),我打算先從一個真實案例開始。從前從前(笑!超老梗),有ㄧ個病人是HIV infection在甲醫學中心確定診斷,甲醫學中心的感染科醫師告訴病人,如果身體有任何不舒服,盡量到甲醫學中心來求診!病人覺得非常的奇怪,以為甲醫學中心的醫師想要賺他錢,就當屁話不在意。某天病人有咳嗽、流鼻水、輕微發燒(37.8℃)的症狀,想說甲醫學中心太遠了,就跑到附近的診所就醫(當然沒說他是HIV infection的患者)。診所醫師診療後,認為是普通感冒,給他三天口服藥,囑咐他萬一還不舒服三天後回診!三天後回到診所,流鼻水有改善,但是咳嗽和微燒的狀況還是持續;診所醫師認為是非典型肺炎,再加上抗生素治療。又過了三天,症狀就是咳嗽和微燒,這時候診所醫師也覺得不對頭了,強烈建議他要去大醫院!

 

病人就去了乙醫院,在乙醫院抽血照X光發現,X光的表現的確很像非典型肺炎,而且白血球只有4000,不像普通的細菌感染。用強效的抗生素治療了ㄧ周,怪的是病情完全沒改善,而且白血球數又再次下降,肺炎的狀況慢慢擴張。乙醫院主治醫師非常焦慮,因為不管血液培養還是痰液培養都長不出細菌。病人終於覺得這樣子不行,提出轉院到甲醫學中心的要求,並且指定原來的感染科醫師。原來的感染科醫師看到病人差點沒暈(ㄑㄧˋ)倒(厶ˇ),聯絡胸腔外科醫師要做肺臟切片。胸外醫師知道病人是AIDS之後,將ㄧ間手術室空一整天(整天只做那ㄧ個手術),然後只挑老資格的手術護士、總醫師和胸外主治醫師進刀房,實習醫師(就是在下)只能看錄影!也通知醫材室,能使用「用過即焚燬」的手術器具就用,手術室所有地方都要用『保鮮膜』包起來,包括呼吸器的面板(保鮮膜開完刀之後可以直接焚燬)。切片出來結果是肺囊蟲肺炎,感染科醫師對症下藥之後,病人就平靜無波的康復了。(AIDS的病人就是不一樣)

 

接下來要談的是洗腎室的BC肝防治,我猜有人要翻桌了,這根本跟主題一點關係都沒有。當然是有啦,看下去就知道了!如果是在美國,會拿來跟HIV infection相提並論的應該是B型肝炎(小常識:如果在美國驗出B肝帶原,下一個要檢查的就是HIV)。C型肝炎是體液傳染(跟HIV一樣),一旦感染C型肝炎大約有50-80%的機會變成慢性帶原者(HIV幾乎是100%),C肝病毒離開人體之後,20~30分鐘之後就會失去活性(跟HIV類似)。國外經過長時間追蹤研究之後,認為在正常的防護之下,B型肝炎的病人需要隔離洗腎(B型肝炎病毒傳染力很強,離開人體仍可保留很久的活性),避免傳染給沒有B肝的病人; C型肝炎的病人「理論上」可以不用隔離洗腎(因為傳染的機會很低),但不管國內外總是有病人在洗腎室被傳染C型肝炎(已經排除其他原因傳染)。附註說明一下,所謂隔離洗腎是指將所有BC肝帶原的病人規劃在同一區洗腎,和非BC肝帶原的病人不共用護理師和洗腎機。

 

在下曾在醫學中心治療過AIDS病人,因為病人腎衰竭必須洗腎,在下執行雙腔導管置放術(簡單來說,就是將一支20公分長大約鉛筆粗細的導管放入病人的大靜脈)。手術帽、面罩、口罩*2、無菌隔離衣、拋棄式無菌防水隔離衣、和無菌手套*2,這些穿在身上的全副武裝。手術結束以後,要繼續治療下一個病人,上述的全副武裝通通都要進感染性醫療廢棄桶。讀者可以想一想,如果每一個病人侵入性治療都這樣處理,那要花多少的醫療成本。

 

上述部分主要是要告知讀者幾個醫界的論點:

1. AIDS是特殊的疾病,目前是不可治癒的傳染病。

2. AIDS病人的免疫力跟一般人不一樣。簡單來說,一般人流鼻水、咳嗽大概是感冒;AIDS的病人很可能危及生命。

3. 洗腎室標準防備(口罩、隔離衣、面罩、手套)以及執行標準洗腎消毒作業之下,體液傳染的疾病仍然會發生。

4. AIDS病人的侵入性治療,所需要的醫療準備都很驚人,一般醫院未必有這種等級的醫護。

 

我在全文的一開始就招認我是基層醫護了,自然我也是比較支持AIDS應該健保卡要有註記。雖然法律上有規定AIDS病人在就醫的時後必須告知醫護病情,不管是醫護和病人都知道,這條規定形同笑話(某些病人就是死都不說)。除此之外,有時病人並不一定有辦法說(可能昏迷、插管、失語),醫護人員也不能在沒有病人的同意下幫病人驗HIV(法律是這樣規定)。至於人權人士比較擔心的洩密的問題,法律規定得清清楚楚,違法的部分自然有法律來處罰(少來XX強病歷那ㄧ套,處罰早就下來了)。至於就醫的時候會被醫護歧視(醫護會比較戒慎恐懼、建議轉診、病史鉅細靡遺啦!),這就是把醫療專業跟個人歧視混為一談了(AIDS就是跟一般疾病不一樣,民眾總不會希望醫師用治肝病的方法治肺病吧)。

 

就我個人的想法,我認為開放讓AIDS病人自己去選擇要不要註記是一個可以考慮的方案。再怎麼說命都是病人自己的,他有權讓自己選擇(不過,當然無權因為自己的隱瞞害別人感染)。而我私心想觀察的是:將選擇註記的病人跟選擇不註記的病人分成兩個group,來比較雙方的醫療品質、平均餘命、住院天數、以及醫療花費等等。看看是不是真如基層醫護人員所認定的,我們會更小心的讓病人獲得更適當的醫療。如果觀察結果真的是如此的話,或許健保卡註記AIDS的阻力就不會這樣的大。

創作者介紹

千羽宗次郎的科學小窩

千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對你說的論點很有興趣?
    方便請教嗎?
  • 有甚麼問題都可以問呀!如果我回答得出來都會回答!

    千羽 於 2011/11/12 00:17 回覆

  • 訪客
  • 我想請問
    現在所有醫療人員不是都有採用標撙防護措施嗎? 標撙防護措施到底是夠不夠防護愛滋病患啊?進行侵入性治療的手術前 不是都應該先進行血液檢查嗎? 這樣不是就不可能發生所謂浪費醫療成本嗎?
    為甚麼在標撙防護措施之下還是可能發生體液傳染啊?
  • 不同醫療環境的標準並不一樣...
    你如果有再注意醫院會發現,開刀房護理師穿的穿著跟一般病房護理師的穿著防護等級差很多,

    標準防護夠不夠...理論上是夠的,基本上在洗腎室的標準防護裝備之下,洗腎室傳染C肝的機會大約是五萬分之一 (某大醫院的統計)

    血液檢查並不能解決問題在於:
    1. 法律問題: 法律規定醫師不得在未經得病人同意下做HIV 檢查
    2. 空窗期; HIV infection有檢查不出來的時候,大約是剛感染的前6周,雖然現在科技進步,也只能縮短到2-4周,沒辦法完全避免...
    3. 時效性 HIV檢查需要一點時間,那可不像驗血糖,15秒鐘就完成...但是,如果病人大出血,車禍,任何原因需要緊急開刀....
    而且無差別每個人都作HIV檢查非常的浪費,而且效果非常的爛!這個可以看wiki上貝氏定理"吸毒者檢測"把吸毒者改成"HIV感染的人"

    洗腎室本身是接觸血液非常多的地方,雖然有了標準的防護裝備,
    但是沒有任何人能保證,在這5萬次打針的時候,有沒有血沫飛散在空中,
    沾在護目鏡上面,沾在床欄上面,沾在洗腎機上面,(雖然每次換病人都會用消毒藥水擦洗腎機)
    最好的方法當然是獨立C肝病人洗腎機和洗腎房間...但是考量成本下不可能...

    千羽 於 2011/11/12 08:12 回覆

  • js
  • 還有 醫生拒診有可能是什麼理由嗎?
  • 不太懂你的意思,你可能要精確一點問你的問題

    千羽 於 2011/11/12 08:05 回覆

  • js
  • 不是有醫生會拒絕看診嗎?
    有可能是因為技術不夠?
    可是好像拒診最多的是牙醫ㄟ?? 純粹只是因為歧視嗎?
  • 我的意思是,你必須精確的說出...
    病人有怎樣的疾病或者是問題 (病人是HIV帶原,病人是腦性麻痺,病人年紀很小)...

    醫療法第七十三條 (轉診及急救處置)
    醫院、診所因限於人員、設備及專長能力,無法確定病人之病因或提供完整治療時,應建議病人轉診。但危急病人應依第六十條第一項規定,先予適當之急救,始可轉診。 前項轉診,應填具轉診病歷摘要交予病人,不得無故拖延或拒絕。

    如果你是指牙醫拒接受愛滋病人,
    基於保護牙醫師和診所的病人而言,
    我覺得這個本來就應該要在大醫院才能處理...應該沒有人牙痛到要急救吧!
    還是你願意當下一位病人?

    千羽 於 2011/11/14 10:54 回覆

  • 訪客
  • 謝謝你回答我的問題:))
    很清楚也很有說服力!
  • 歡迎常來逛逛!

    千羽 於 2011/11/17 07:33 回覆

  • SSA
  • 請問...上面留言說"某大醫院"...五萬分之一是哪家醫院估計的??
    謝謝!很需要這筆資料喔!
  • 請搜尋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
    Hepatitis C, outbreak, hemodialysis

    千羽 於 2011/12/07 16:11 回覆

  • 悄悄話
  • yt
  • 行距有點小 看得有點吃力....
  • 你可以嘗試自己寫個blog看看!

    千羽 於 2011/12/16 21:28 回覆

  • LIU
  • 呵,我正是你筆下那「爆走」的關懷團體成員。最近剛好在一次會議上討論到相關議題,於是上網查了些資料。認真說,你的觀點的確是非常偏頗的,但並非因為你是「基層醫療的一員」,所以我想我也就不左轉離開了。

    你在後面的回應裡用「空窗期」來論證血液檢查的無用,來支持你的IC卡註記說。但事實上反方也一樣可以用「空窗期」來論證IC卡註記的無用。因為既然你都知道處於「空窗期」時是檢查不出來的,處於「空窗期」的帶原者,檢驗報告只會是陰性,那麼又要如何註記到IC卡上呢?

    首先有一點你沒說出來的事實是,為什麼今天政府,疾管局,關懷協會,都不斷鼓勵高危險群,要主動去作篩檢,一旦發現被感染,要勇敢去接受治療,為什麼?只是為了維持他們個人的健康嗎?當然不是,相關單位這麼努力,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透過HARRT愛滋藥物,可以有效控制住帶原者體內的病毒量,降低傳染力,看看非洲的教訓吧。

    這裡我也說個真實案例,有一個女病患A,原先在醫學中心得到很好的治療,CD4恢復到與正常人無異,血液中的病毒量也完全測不到了,也就是說,她的血液,基本上已不具傳染力了。結果,某次到醫院其它科別就診,因為醫師的疏忽,在健保卡上被註記了。之後,有次她跟同事到牙醫診所去洗牙,結果直接在掛號處被擋了回來,更誇張的是,該牙醫診所不但拒診,醫護人員還在診間裡公開討論「那個女的有愛滋病」,就這樣,她的帶原身份被同事知道了。然後很快,工作丟了,甚至,她的父母也因此把她趕出家門。既沒有住處,又斷了經濟來源,她再也無法繼續回去醫學中心接受治療。只能到處尋覓願意帶她回住處過夜,給她一餐溫飽的男人,甚至最後淪落到去從事性交易來維持生活。當她奄奄一息被送回到醫院時,已經不知道製造出多少被感染的新個案了。

    對社會造成的傷害,豈是一個台大器官移殖事件可以比擬的。

    想想吧,或許你會指稱「整個社會缺乏包容心」才是這事件的主因,但在我們無力改變社會對愛滋病患的觀感前,維持病患隱私不是唯一能做的嗎?你身為基層醫療的一份子,應該清楚有多少比例的醫生面對愛滋病患會說「不」的吧?別說是侵入治療了,我們輔導的個案裡,什麼光怪陸離的事件都處理過,連病患只是去看個眼睛紅腫,這種根本不可能產生體液交換的眼科診間,都被拒絕過。更別說是小診所,就連你推祟的醫學中心,類似案例都不在少數,感染科醫師根本敢怒不敢言。

    沒錯,面對愛滋病患的侵入性治療,所需要的醫療準備很驚人,但事實上根本也很多餘。台灣從出現第一個病例到現在,幾十年過去了,試問有哪一位外科醫師在手術室裡被感染了嗎?答案是零!

    為什麼疾管局需要提供經費推行所謂匿名篩檢?如果,政策改為一旦確認,終身健保卡上都會被強迫註記愛滋身份,走到哪裡都不被歡迎,隨時準備身份曝光忍受身邊親友同事異樣眼光和無情對待,你覺得還有多少人願意主動去做篩檢?到那時,別說是健保卡沒得註記,醫護人員以為不需準備,更嚴重的是,每個帶原者都具備高病毒量,疫情失控。對這個社會真的有益嗎?
  • 辛苦你打這麼多字!

    這下可有趣了,現在健保卡根本沒註記AIDS...你的故事從哪裡來的?

    正確地說...我們基層診所根本不可能在健保卡註記病人有AIDS,
    目前的設計,我們也看不到上一個醫院的診斷和藥物...

    還是你想說這個故事在前幾年發生的?那可請問在民國哪一年嗎?

    千羽 於 2014/07/11 23:21 回覆

  • 千羽
  • 說真的啦,這種狂信者來留言...或者說來踢館的時候,我其實還挺悲哀的!
    你們到底知不知道,格主是站在那一邊?
    "就我個人的想法,我認為開放讓AIDS病人自己去選擇要不要註記是一個可以考慮的方案。"

    用這種...你們都不懂,你們沒有愛心良心,是能爭到多少支持?
    想要消弭大眾的偏見,先消弭自己的吧!
  • "沒錯,面對愛滋病患的侵入性治療,所需要的醫療準備很驚人,但事實上根本也很多餘。台灣從出現第一個病例到現在,幾十年過去了,試問有哪一位外科醫師在手術室裡被感染了嗎?答案是零!"

    看到這種自豪斬釘截鐵的語氣也很頭痛...

    http://www.newtaiwan.com.tw/bulletinview.jsp?bulletinid=7831
    "美國累計至西元兩千年共有五十七位醫事人員從事醫療作業過程中被病人傳染到愛滋病毒"

    說真的啦!你那種程度和語氣無助於爭取任何支持,
    能得到的,只有不斷地打臉!

    千羽 於 2014/07/06 10:54 回覆

  • LIU
  • 的確,看完你的回應,個人覺得是多餘了,跟你討論這些真的十分多餘。

    你確定你是「基層醫療」的一員?「目前根本不可能在健保卡上註記」?
    http://www.lourdes.org.tw/list_1.asp?id=1413&menu1=4&menu2=24
    那健保局的「不強制」「可以不」公文從何而來?一紙廢話?

    再來你確定你看懂別人在說什麼嗎?討論台灣,你拉美國出來?還是個轉載過來的媒體報導,美國那57位醫事人員下了班作了些什麼你確定你清楚?說真的啦,你在「基層醫療」工作了這麼久,有辦法「確認」哪位愛滋病人是因為哪一天透過何種途徑感染的嗎?

    真不知道誰在打臉哦。僅此向你道歉,我不該多事來這裡回文,你這種水準,不值得。
  • 千萬不要再來了!

    不過還是要解釋給其他人知道,
    第一: 提美國的例子就是說,根據米國的研究,還是有醫護人員有可能在醫院被病患感染...

    第二: 美國那57位醫事人員下了班作了些什麼你確定你清楚?
    這句話我很清楚的了解,其實輕蔑,歧視愛滋病患的就是你這種人!

    第三: 我們基層診所看不到大醫院健保卡的就醫紀錄你是看不懂嗎?
    你打得那些是為了同一家大醫院設置得你知道嗎?

    讓我再說一次,千萬不要再來了!

    千羽 於 2014/07/12 08:40 回覆

  • 千羽
  • 我每次看到這種人都很頭痛,這次難得的很怒,還是把話說清楚一點好了...
    不過為了有看文章的讀者起見,還是勉為其難說清楚一點...

    http://www.newtaiwan.com.tw/bulletinview.jsp?bulletinid=7831
    作者為衛生署疾病管制局主任祕書
    "這個烏龍報導雖經澄清,其實是美國累計至西元兩千年共有五十七位醫事人員從事醫療作業過程中被病人傳染到愛滋病毒,但是,對愛滋病懵懵懂懂的社會大眾,仍不免懷疑是否真的有倒楣病人在診治的過程中遭「愛滋醫師」傳染。"
    這應該很清楚的告訴我們,是的...愛滋病人的確有可能傳染給醫護人員...
    (這都有論文資料可查的)

    "美國那57位醫事人員下了班作了些什麼你確定你清楚?說真的啦,你在「基層醫療」工作了這麼久,有辦法「確認」哪位愛滋病人是因為哪一天透過何種途徑感染的嗎?"

    別的先不說,這段話很明顯的歧視愛滋病患,不只歧視了那57位醫事人員愛滋病患,更歧視其他所有愛滋病人...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
    因為愛滋病人的病史收集非常重要;然後,
    愛滋病人的病史通常會有很多比較難以啟齒的部分,
    重點是...我老師告訴我們,面對病人的時候,不管他說的病史多麼離奇,
    你都要先相信,然後再去分析...
    因為你要先獲得病人的信任,然後才能得到真實的病史,才能對症下藥...
    醫病信任,永遠是醫療最核心也是最重要的課題!

    這位狂信者他的留言根本不相信愛滋病人自述的病史(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
    也不相信國外研究的結果,
    那句言下之意,就是那57位醫事人員說不定是去外面吸毒濫交造成的感染,
    而台灣病人告訴我的病史也都不可靠...
    誰歧視愛滋病人???還用問,當然是LIU...

    再來,LIU根本不知道健保IC卡基層診所的限制有多少,
    基層診所醫師只能看到...自己診所的診斷和藥物...
    (除了某些管制藥跟雲端藥曆,但是要看雲端藥曆要健保局授權)
    我們能看到的只有,病人前幾次在哪裡就醫,
    看不到科別,也看不到診斷,也看不到藥物...
    而LIU附的連結
    1. 民國100年公告:愛滋慢性處方箋可不登錄於健保IC卡公告:
    2. 99年公告:健保IC卡10月1日新制不強制登錄愛滋診斷代碼與用藥:
    3. 民國94年公告:健保IC卡可依個人意願(不)登錄愛滋相關醫療紀錄:
    這個是指,健保卡裡面可以完全不登錄愛滋病的診斷和藥物,
    這個不是給ㄧ般基層診所看的(我們本來就看不到診斷和藥物),
    這是給有收治愛滋病患者的大醫院看的,
    這樣讓同一家大醫院某些科別不能一掛號就知道病人是愛滋病患者,
    雖然之後看紙本病歷也會知道...

    最後LIU千萬不用回來了,
    這不是寫給你看的!
    一個狂信者居然這樣歧視愛滋病人真讓我瞠目結舌!
  • LIU這種人就是,
    嘴巴喊著要替愛滋病人爭取人權和隱私,
    但是骨子裡根本不相信愛滋病人說的話...

    真讓我毛骨悚然!

    千羽 於 2014/07/12 08:41 回覆

  • 觀眾才毛骨悚然呢
  • 果然,有人愈講愈扯了。

    一開始說「現在健保卡根本沒註記AIDS」,等到別人找出證據證明現在健保卡是可以註記的,又變成「基層診所醫師看不到」了,等等再有正牌醫師出面證實其實看得到時,不曉得你又要改成什麼說法了。

    更有趣的是,如果健保卡註記只有收治愛滋病患的大醫院才看得到,那你前面講半天什麼洗腎室傳染機率多大的理由豈不是很可笑?反正健保卡再怎麼註記,洗腎中心也看不到啊!依此主張健保卡必須註記豈不是愚蠢到爆?你是多喜歡自己打臉打到腫給大家看啊?

    討論議題,光只會對反方不斷作人身攻擊,不斷的編造謊言,也完全不在乎自己先前說了什麼,能不能自圓其說。還硬要在這裡自編自導來指控對手?對病患自己陳述的病史持保留態度就叫岐視?那你還要求什麼健保卡註記?反正上手術檯前,問一下病人有沒有愛滋病,病人說沒有就請你相信吧,跑去檢查健保卡有沒有註記?你豈不是在岐視所有病患?

    呵,沒醫德的醫師看得多了,沒口德的,嗯,也不意外啦。

    順便教你個乖,那個用詞是狂唁者才對!一直在那邊狂信者狂信者,這就是基層診所醫師的程度?哈哈!
  • 被電到爆炸之後連話都不會說了嗎?

    你根本不懂註記跟登錄差在哪對不對?
    註記就像重大傷病的尿毒症,
    這個不管在哪一個醫療診所刷健保卡都看的到,
    用處是在洗腎或是掛腎臟科的時候可以減免部分負擔...

    登錄,就是IC健保卡有紀錄診斷和藥物的功能,
    只有同一家醫院才能看到同一家醫院的診斷和藥物,
    基層診所只能看到病人例如在7/11在台大就診,
    基層診所看不到...病人掛哪一科,病人的診斷,病人的藥物...
    但是台大的醫師可以看到台大其他科醫師的診斷和藥物...
    不過台大也看不到其他醫院診所的診斷和藥物就是了..

    "對病患自己陳述的病史持保留態度就叫岐視?那你還要求什麼健保卡註記?反正上手術檯前,問一下病人有沒有愛滋病,病人說沒有就請你相信吧,跑去檢查健保卡有沒有註記?你豈不是在岐視所有病患?"

    "美國那57位醫事人員下了班作了些什麼你確定你清楚?"
    這個叫對病人病史保留???

    來看看美國CDC的網頁吧...
    http://www.cdc.gov/hiv/risk/other/occupational.html
    As of 2010, 57 documented transmissions and 143 possible transmissions had been reported in the United States. No confirmed cases of occupational HIV transmission to health care workers have been reported since 1999. Underreporting of cases to CDC is possible, however, because case reporting is voluntary.
    那些醫護人員都是自願通報的...(不怕別人的歧視,不怕丟掉工作)
    你呢?懷疑別人的病史?還用那種輕蔑的語氣,
    你是不是搞錯甚麼了?
    他們是醫護人員,他們也是愛滋病患耶!
    誰歧視愛滋病患我想大部分的讀者一看就知道吧!

    "就我個人的想法,我認為開放讓AIDS病人自己去選擇要不要註記是一個可以考慮的方案。"
    怎樣?中文是看不懂嘿!

    說了半天你只是仇醫而已咩!何必故意裝呢?
    趕快找正牌的醫師來電我呀!
    http://heartvalley.blogspot.tw/2009/12/blog-post.html
    這位是台大感染科(就是治療AIDS的科別)羅醫師的blog
    至於HIV的相關診斷碼042或V08,在台大看過HIV有資料的人,可以從台大醫院電腦系統帶出過去的診斷,如果沒在台大醫院看過HIV,那就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戶籍所在衛生局知,我們是無法從健保卡讀出你有HIV的資料的。

    千羽 於 2014/07/12 11:11 回覆

  • 好好笑哦
  • 前前後後講了半天「健保卡註記」多麼有用,多麼有必要。
    最後加一句「開放讓病人自己去選擇要不要」就算你的主張?
    你自己都不覺得噁心嗎?這麼愛打臉給大家看嗎?
    仇醫?呵,你除了會幫別人扣帽子還會啥?
    被電到爆炸?是你嗎?請繼續自我感覺良好!
    講不出理由來自圓其說,就只好硬掰那叫「登錄」,那不叫「註記」?
    啊不然哩?健保卡現在就只有那麼幾個欄位,你的「註記」要註記到哪裡?
    在封面個人照上印個AIDS才算嗎?
    中文看不懂?不知道是誰在那邊一直狂信狂信哦?
    你也好意思跟別人談「中文」這兩個字?
  • "呵,沒醫德的醫師看得多了,沒口德的,嗯,也不意外啦。"

    原來這不叫仇醫,失敬失敬!

    IC健保卡的內容在這裡:
    http://www.nhi.gov.tw/Resource/webdata/21718_2_%E5%81%A5%E4%BF%9DIC%E5%8D%A1%E5%AD%98%E6%94%BE%E5%85%A7%E5%AE%B9.pdf
    這是你自己轉的健保局公文:
    http://www.lourdes.org.tw/list_1.asp?id=1413&menu1=4&menu2=24
    1. 民國100年公告:愛滋慢性處方箋可不登錄於健保IC卡公告:
    2. 99年公告:健保IC卡10月1日新制不強制登錄愛滋診斷代碼與用藥:
    3. 民國94年公告:健保IC卡可依個人意願(不)登錄愛滋相關醫療紀錄:

    註記和登錄就是不一樣...我不需要自圓其說...你比較需要

    你看不懂是正常的,因為我不是狂信者,
    我不認為完全犧牲某一個族群的安全或者是隱私是面對目前這個僵局最好的方法,
    我想要尋找的是兩方都能夠接受的方案!

    狂唁者我google都是簡體耶!
    下次碰到這種留言者還是用Zealot好了!

    最後...快點找個正牌的醫生來電我...拜託!

    千羽 於 2014/07/12 13:02 回覆

  • Hohenzollern
  • 公爵應該建議他,拿狂唁嗆聲之先去查查「唁」這個字是什麼意思再來…

    不然講出這個狂唁者,不但嗆聲不成,還自曝其短,就笑止千万了。
  • 我的中文真的太差了,到不久前才想起來...這不是弔唁的唁嗎?

    千羽 於 2014/07/12 12:44 回覆

  • Hohen
  • 本文呈現出一位缺乏IQ的醫師
    後續討論凸顯出EQ也缺乏







  • 什麼?
    就只發現這樣?

    怎麼不解釋一下"狂唁者"?
    不解釋一下你們"登錄"等於"註記"?
    不解釋一下,那些照顧愛滋病人被感染愛滋的醫護人員這句話""美國那57位醫事人員下了班作了些什麼你確定你清楚?""的意思是什麼?

    我猜想你們所謂的EQ好IQ好應該是要對你們的文章跪著痛哭流涕的說:
    你們都是對的,我錯了,哭哭!

    千羽 於 2014/07/16 18:35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但是B肝傳染力不是更強
    HIV如果服藥穩定 傳染率極低
    牙醫診所有至於恐慌成這樣嗎……
  • 因為B肝有疫苗,
    而且保護力非常好...

    絕大部分的醫護人員都有打疫苗...

    我相信等到愛滋病疫苗實用普及以後,
    應該不會有人恐慌啦!

    千羽 於 2017/04/11 08:57 回覆

  • 訪客
  • 醫事人員有打b肝疫苗?!?!一般基層牙醫診所的助理應該都沒有什麼執照或是其他訓練吧,但我相信牙診所醫師會有這樣觀念,,,但是,,告訴版主一個活生生例子,,我朋友上周去西門町一間他*常年*在那洗牙,,甚至拔過三顆智齒的牙醫診所,,重點是這些過程都是在他已經感染愛滋且服藥後,,他已經感染十二年服藥十二年的人,,但因為牙痛,去那間診所,,一掛號完,,牙醫助理尷尬地拿出一張後天免疫症候群的治療醫院,,告訴他他們不收,,,好笑吧,,而我在旁邊因為陪他去,,整個過程我都看到,,所以,,這樣並不算是歧視嗎?我朋友後來很失落,,因為他當然知道去他固定回診的台大醫院看掛他們的牙醫是好,,但是我覺得凡事小病痛都跑去醫院不是更浪費醫療資源,,重點是這間牙醫診所,,去年還幫他做了一顆根管跟拔一顆右上方智齒,,所以之前這間診所就不擔心嗎還是?!?!?!!重點是他們怎麼會知道他是愛滋患者,那之前診所就不知道嗎,還幫他診療,這豈不是沒有隱私,怎麼想邏輯都很詭異,
  • 基本上台灣民國73年以後出生的新生兒都有打,
    醫事人員在進入醫療院所的時候會再驗B肝抗體一次,
    如果沒有抗體已經消失會再補打疫苗...

    你怎麼不問問牙醫診所怎麼知道的呢?
    我又不是神仙,哪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千羽 於 2017/05/14 22:36 回覆

  • b8301008@tmu.edu.tw
  • 借版主的文章寫個回應
    因為上面的回應有從2011-2017年都有,在2011年的時候我自己的經驗是使用醫事人員卡已經可以看到最近十多筆的藥物或檢查(但前提是有寫入),很多大型醫院在早年是沒有把藥物寫入到健保卡,而基層一直都規定要把藥物寫入(診斷我不確定),是故版主會有看不到其他地方藥物的說法。而這兩三年來衛生署的雲端藥歷制度使得所有院所都只要病人的健保卡,就可以看到至少三個月內的診斷(而且是中文)跟用藥。是故2017的網友所說牙醫師一下就知道應該是這樣的原因。

    也回應一下版主,你說的洗腎血管植入所需要的保護在陳述的時候應該要扣掉本來就要穿的防護衣或無菌手套,不然讀者可能誤以為你寫的所有防護都是多的。

    我個人是認為目前醫療的隱私防護的確不足,然而對醫療人員的保護也是需要的。所以我認為應該要有欄位可以註記血液傳染或體液傳染,而且應該要強制,而且應該EMT 也可以查。如果有這樣的註記之後,要不要有愛滋病的註記我就沒意見了。 然而因為不告訴幫助你的醫師自己有愛滋病的病人,而造成後續病情延誤與生命,體能喪失,就得苦主(病人自己)自己承擔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