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著腳步離開有如戰場的急診室,果然一大早被急診叫到保證沒有好事。這次是一個癌症末期的病人,家人一開始還是希望病患要住加護病房。好說歹說,終於讓家屬同意把病人轉安寧病房。也不曉得解釋了這麼多,病患家屬是不是都能了解。

 

走過護理站,拿了護士遞過來的土司,一邊放進嘴裡一邊想著今天要值總值的事。經過走廊轉角,突然看到有個穿著紅色洋裝的小女孩蹲在走廊上的長椅上哭泣。

 

「大概是哪個病人的小孩吧…」我心想,剛才的急診室裡的確人仰馬翻,再說,就算是慢性病人,會到急診也通常是突發狀況,要家屬一邊顧病人一邊顧小孩子也太難為了。

 

想說還有一點時間,逗逗小孩讓她開心一點也好,既然看到了也不能放著不管。

 

我彎下腰湊近小女孩問道:「妹妹,怎麼在這裡哭哭呢,你的把拔馬麻呢?」小女孩停止哭泣,抬起頭來看著我,抽抽搭搭地說:「人家…人家的馬麻…因為…因為人家…馬麻生病了…把拔…把拔在照顧生病的馬麻…」。果然是病患的小孩啊……哭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這個年紀的小孩果然都很黏父母。

 

我跟小女孩說:「不要哭哭喔,醫生會照顧馬麻,讓馬麻快點好起來,這樣馬麻就可以每天跟你玩囉~」

 

「可是…可是…」小女孩繼續啜泣著,嘴巴越來越扁:「還沒看到醫生來看馬麻…」說完,小女孩開始放聲大哭,豆大的眼淚沿著臉頰直落。

 

想要逗小孩笑,結果小孩哭得更大聲…好像有個朋友說過,他裝鬼臉逗小孩,竟然把人家嚇哭了…當下我可以瞭解他那時有多尷尬。我抓抓頭,告訴小女孩說:「叔叔就是醫生,我去看你的馬麻,在這裡乖乖的不要哭歐!」

 

說完我又回頭走進急診,看到了應該是小女孩父母的一對夫婦,躺在病床上的是挺著大肚子的女性病患,臉色蒼白如紙,嘴唇發青,氣色非常差。那個丈夫溫柔的握著病人的手,像是要為她打氣的說:「等一下爸跟媽就會過來幫忙,你就安心住院,不要擔心家裡的事,嗯?」

 

『在急診室這個環境放閃光,早知道就戴墨鏡…』一邊壓下絕不能宣之於口的感想,一邊拿起病歷來看…「氧氣飽和濃度只有90%,明顯得聽到肺積水的聲音…難怪臉色這麼蒼白啊…』我喃喃自語道。

 

這時急診站的小姐跑過來說,「醫師,這個病人現在要上婦產科病房了。」剛好婦產科醫師也出現,問我怎麼了。我連忙把他拉到一旁說:「buddywe need to talk…」

 

『病人懷孕8個月,因為不規則的子宮收縮,在外面婦產科安胎。外面的婦產科打了安胎藥之後,病人的呼吸越來越差,於是轉到我們醫院作進一步治療。

 

【這邊要解釋一下:安胎藥一般是平滑肌鬆弛劑,可能會有心跳加速呼吸困難的副作用,也可能產生血壓降低的狀況,如果副作用嚴重的話,可能造成肺水腫或是心臟衰竭的問題,不過發生這些狀況的機率是非常低的。這個媽媽  顯然是運氣不好,安胎藥對她的副作用非常大。】

 

『以她最近三次的報告,呼吸的狀況只會越來越爛,這樣上病房太危險了!』我對著婦產科醫師說道。

 

婦產科醫師猶豫了一下,說:「那收你們內科加護病房可以嗎?不是要跟總值講,還要他評估過…」

 

「總值就是我,給我半小時,加護病房就會準備好。」我答道。

 

轉頭過去,病人的家屬都圍過來了,顯然兩個醫生交頭接耳讓他們更擔心了。我把向家屬解釋的責任留給婦產科醫師,直接跑到加護病房作準備。等到病人一上來,胎兒監視器和加護病房全套設備已經一應俱全。

 

病人高大帥氣的老公也進來了…只是他好像從急診室握著老婆的手一路跟著進加護病房…嘖嘖。

 

剛剛聽護士說,這位先生好像也是電子新貴,娶了個漂亮老婆。只是現在病懨懨的她已經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嘴唇發紫,額頭還滲著冷汗。

 

我看了最後一次報告,心裡暗暗的嘆了口氣。就算很難開口,也得當著夫妻兩個人的面把事實說出來:「病人必須插管了,再不插管,等等小孩和病人都很危險。」

 

丈夫面有難色,說道:「醫、醫生,能、能不能等到最後一刻?」

 

病床上呼吸困難的太太竟然還有力氣搭腔:「對…對啊…插管一定很痛,真的不行(很用力地深呼吸了兩次)…再插啦!」

 

「好吧,如果這是你們的決定…」這個時候,警報大作,原來是胎兒監視器…幹,胎兒心跳變慢,回頭看病人,媽的血氧濃度只剩85%。這時丈夫大叫:「芸!你醒醒,怎麼回事!」原來病人已經昏了過去。

 

我暗叫不妙,立刻說道:「現在就是最後一刻了,請你出去!其他家屬也請立即離開!我們現在就要幫病人插管!」

 

丈夫本來還緊握著太太的手,顯然是他父親的人硬把他拖出去。他彷彿很害怕太太再也聽不到似的喊著:「芸,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碰的一聲,門關上,終於安靜多了。

 

「咽頭鏡,氣管插管,ativan…呃…等等不行,胎兒不能用鎮靜劑。」我喃喃自語地說道,「叫小兒科總醫師和婦產科醫師過來,還有麻醉科醫師!」

 

一陣忙亂後,插管完成。過了二十分鐘後,病人終於從缺氧昏迷中醒過來。胎兒的心跳也回穩。

 

我告訴病人:「芸小姐你聽我說,你剛剛缺氧昏迷,所以我們只好緊急插管。還有因為你肚子裡的孩子,所以我們沒辦法給你打麻藥跟鎮定劑。請為了你自己和你的小孩子忍耐一下。」

 

病人的眼睛充滿淚水,但卻用堅定的神情點了點頭。我在她的臉上看見了身為一個母親的決心。

 

這一天,有驚無險地過去了。

 

過了兩天,我查房的時候,來到那位病人床前,她看到我,突然指指自己的肚子和床單。我感到納悶,翻開棉被一看……整片床已經濕漉漉的。

 

病房的護士驚訝地說:「不是有裝尿管嗎?怎麼還會滲出來?…」

 

我吞了一下口水,告訴護士:「嗯,請小兒科醫師和婦產科醫師過來……病人要生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加護病房整個動起來……等等,加護病房?

 

是的,這位病人創造了一個記錄:本院「內科加護病房」設立以來,『第一次』迎接了新生兒!

 

因為種種原因,這個孩子只在媽媽肚子裡待了八個月就來到這個花花世界。作爸爸的把他的小孩子用紅色的襁褓包起來,抱給加護病房的醫護人員看。

 

看到我出現,這位老兄充滿感激地握住我的手道謝:「醫師,真是謝謝,真是謝謝你的幫忙。如果沒有大家的辛苦,我可能就見不到這個女兒了!真的謝謝大家!」

 

我看著幾乎喜極而泣的他,又看了看嬰兒熟睡的小臉,笑著說:「恭喜恭喜!又生了女兒啊!」

 

他頓了一下,說:「這是我們夫妻倆的第一個孩子。」

 

……………………………………………第一個孩子?

 

那天在椅子上哭得稀哩嘩啦的小妹妹是誰?

 

這麼說來,那天一忙起來,根本就忘了有這麼一個小女孩…

 

我猛然想起,那時小女孩一邊哭一邊說「因為人家…馬麻生病了……」

 

不是「她的媽媽生病了」,是「因為她所以媽媽生病了」?

 

……喔幹,我可以感覺到一陣冷汗沿著我的背脊緩緩流下。

 

………「醫生?」孩子父親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醫生你還好吧?」

 

「沒事沒事,」我回過神,「孩子取名字了嗎?」

 

他靦腆地笑說,「其實我跟我太太已經想好了,生了女兒,就要叫……」

創作者介紹

千羽宗次郎的科學小窩

千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隨身水杯
  • 看完這篇文章後,我的雞皮疙瘩瞬間出現...
  • 就說是大夢啦!

    千羽 於 2011/12/16 22:42 回覆

  • Laura
  • 是真的吧? 很感人哩! 寫得真好!
  • 就說是大夢啦!笑!

    千羽 於 2012/03/11 10: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