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說是雜感,就不用期待這篇文章多有條理。在下不是靠寫文章混飯吃,並沒有當成衣業者意見領袖之類的打算,只是想寫寫自己的真心話。

 

「能夠侵害人民權利的不在於別人而只在人民本身。換句話說,當人民把政權交付給魯道夫﹒馮﹒高登巴姆,或者更微不足道的馬英九優布﹒特留尼西特這類人的時候,責任確實是在全體人民身上,他們責無旁貸。」銀河英雄傳說是我高中時期的讀物,一開始我是先看到漫畫,然後才是小說。看到後來發現,這一套小說並不是什麼科幻史詩(老實說科幻部分被罵到臭頭),我比較認為那是作者想藉由萊因哈特跟楊威利的吵嘴辯證,去討論什麼是民主主義的精神(這個也一大堆人講,害我都不好意思寫)。

 

「小時候的公民(或公民與道德),採儒家「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同心圓架構,現代西方知識是被切割剪裁進去依附在一些君臣父子上下不平等的倫常價值觀上,再加上政令宣導與反共抗俄等目標。」轉自噗友的評論。那個時候民主就依附在這個倫常價值觀之下,所以很多人以為民主的觀念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對不起齁!這句話不只是錯,還錯得很離譜。如果有讀者不服氣,先讓我舉一個例子給大家聽。把郭台銘的財產分成2300萬份給全台灣民眾,郭台銘必須少數服從多數把財產充公;如果他有異議,2300萬民眾尊重他的說法,但是還是要他服從把財產充公。知道問題在哪裡了嗎?

 

這一次太陽花運動的爭議點對我而言主要有兩個,一個是民主黑箱(民主的部分上面有提),一個是服貿(好像是廢話)。真的要說一個比喻的話:有ABC三個人,A100元、B50元、C10元。通過福懋政策後,A200元、B75元、C5元,社會整體的賺錢增加不少,如果什麼狗屁少數服從多數就通過政策,等於把C的收入直接腰斬,C馬上就活不下去。一個好的政策應該是讓ABC都能得到好處,如果真的沒辦法,至少也應該彌補權益受損的C。不過大家選出來的政府是這樣說:對受損的產業輔導轉型,無法因應者即受淘汰,而非依賴國家保護不具競爭力之產業或廠商(等於直接叫C去死)。另一個感想,這種屁話怎麼不跟裕隆講無限期支持進口車零關稅

 

格主大學時代參加過幾次活動,規模最大的是第一屆醫學營,工作人員加學員大約有300-400人,印象中籌備跟實行的階段真的操得半死、生不如死、死了又活。整個活動才不過10天,事前半年開始的活動籌備、雨天備案、聯絡講師、申請補助;事中的執行、意外事件、臨場的狀況;事後兩個多月的檢討、環境整理、以及經驗的傳承;讓只是一個生活組工作人員的我都大喊吃不消,就更別說主事者了。而這次太陽花的運動,不管從什麼角度來說,成員的複雜度、理念的衝突程度、以及整體規劃的難度,遠遠超過區區的醫學營。有人說這個世代是草莓族,我噗哧一聲就笑出來,這種人鐵定是沒有辦過活動。規劃一個持續十幾二十天的活動,參予人數千到上萬,睡在沒有空調的地方,不是倚老賣老的傢伙能做到的。

 

陳為廷、林飛帆很多媒體把他們捧得很高,有更多人(例如說王偉中、妖西)非常眼紅。陳為廷我想不用提,他遠在太陽花之前就有很高的知名度(名氣很高、人氣就ㄎㄎ了)。我想談談林飛帆,噗友阿凸是這樣說的:大約在兩年前,我住在台大男生宿舍,某天曾經有一個人來敲房門,是個不認識的研究生。這個研究生跟我談起大學漲學費的事情,他有條有理的講完他反對這件事,勸我一起去立法院靜坐抗議,足足說了十幾分鐘。我覺得他的論述洞很多,本來想電爆他(格主覺得應該不可能,猜是想趕快把他打發走),後來給我一張名片,名字是林飛帆。阿凸這個插曲告訴格主很多事,讀者不妨自己想想。

 

太陽花運動之後,或許有人很悲觀,但格主一直是比較樂觀的。用這張圖就可以代表格主的感想,越多人關心這塊土地,越多人去監督政府和財團的作為,我相信我真的相信,台灣會越來越好!
石虎  

延伸閱讀:

1. 趣談何為真正的民主

2. 攻城的鬱悶世代

3. 與其說是社運,不如說救災

4. 資訊人眼裡的太陽花

5. 圖片來源

 

, ,
創作者介紹

千羽宗次郎的科學小窩

千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網路艦長日誌
  • 我覺得一個故事傳愈久,版本就愈多,細節就愈多分歧 XD
  • 老實說,本來就會這樣!不要造神就好啦!

    千羽 於 2014/04/19 01:11 回覆

  • 陳伶禎
  • 原來那三雄是你們XDDD
  • 陳伶禎
  • 謝謝你們替我們出面
    你們是英雄
    以上
  • 那三熊不是我們,是所有關心這塊土地的朋友!

    千羽 於 2014/04/23 20: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