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達貢會戰中,我軍雖然經歷挫敗、誤判、絕望,可是最後還是贏了,主要是因為敵人犯了比我們更多的失誤、挫敗、和絕望。"

這就是我對這次WBC經典賽台灣隊的感想。

 

打從一開始,我就對這隻經典賽的成員有點憂心,特別是王建民跟郭泓志。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兩位狀況不明。一個是台灣最重要的王牌投手,一個則是台灣最重要的後防。台灣以前制勝的模式就是一夫當關的先發投手,加上一夫當關的救援投手;再靠著某位打者的神來一棒,辛苦的撿到勝利。王大樹的重要性不言可喻,一開始套句吾友CY的話:「我以為大樹是選進去當吉祥物的」。再加上這一屆台灣已經沒有陳金鋒扛中心打線(事實上他也老了、傷了,不選他才是合理的),只能靠純本土的中心打線恰恰、大師兄、周董,能在這屆經典賽走多遠,事實上我是非常存疑的。至於資格賽之類的東東,打從一開始我就不關心;簡單來說,要是連資格賽都過不了,還是不要去丟人現眼得好!

 

第一場對上澳洲就把大樹派上去,棒球同好們都開玩笑的這是一場梭哈野球。為什麼說梭哈呢?因為澳洲明顯是B組四隊最弱的球隊,在這一場就把王牌押上去,擺明就只想獲得一勝。一開始我的想法是,或許大樹調整的狀況不好,當練習賽投一下,狀況OK的話就吃下來;一但狀況不好,也來得及調整換人,不要第一場就輸掉,那很可能又連三敗被清盤,事實證明我錯了(我很開心承認我錯了)。王大樹的sinker還沒有達到自己最佳水準的八成,但是對澳洲的右打者而言,那是異次元的存在。真的有掌握到王大樹sinker的左打者,打了一隻扎實的安打之後就負傷退場。六局內從頭到尾完全壓制澳洲的打擊,澳洲連二壘的壘包都摸不到,更別提得分了。澳洲想贏只有一個方法,搓掉王大樹炮擊後防。王大樹下場之後,澳洲的機會終於出現了。炮擊楊耀勳將分數縮小到3分差,這時候23分的落後是屬於追得到的範圍。接下來就是我最驚喜的部分,台灣的雙保險KuoChen 99。看到他們投球的狀況,就知道這一勝是穩穩的守下來了!的的確確是梭哈野球,把所有的資源丟下去,取得一勝。

 

對戰荷蘭之前,我只知道這隻荷蘭隊的打擊很強(不知道的人麻煩翻一下名單),至於守備或是投手我沒有資料無法判斷,只聽說他們的王牌曾經打過中職誠泰Cobras。就想好好的觀察一下荷蘭對南韓的比賽,我當場嚇了一大跳。荷蘭攻強守穩,根本是B組最強的球隊,除非王大樹投這一場,要不然絕對被打假的。聽到謝長亨打算派王躍霖,一開始的想法是:完了!又要搞那種抓南韓放荷蘭的戲碼。就不要被荷蘭打爆,緊接著惜敗給南韓。

 

一開始很有趣的有兩個點:打線上把前一次打不好林50萬和高志綱換下,換上公認的強打補手小胖和國際賽外掛火哥。有朋友說是練兵,有朋友說荷蘭的打擊太強抓盜壘的意義不大,也有人說反正都放棄了,或許小胖只能補這一場,讓主戰捕手高志綱休一場。一如所料,王躍霖第二局就徹底的自爆,謝把嘟嘟派出來的時候(根據場邊消息,嘟嘟直到第二個保送才脫外套,熱身個沒幾球就上場),在熱身不足的狀況下丟了三分。雖然丟了三分,但是我還是非常肯定謝長亨的調度,把王躍霖繼續放在場上只會炸到讓人完全絕望的分差(還記得N年前的京奧對韓國嗎?)。話說回來,我不知道是不是表定潘就是雙先發,還是臨時找得一個LRP,但是放上潘就意味著台灣還沒放棄比賽(如果真的放棄比賽,何必派出中職第一強投)。靠著嘟嘟的全力以赴,加上台灣固若金湯的守備,以及真正串連的火力打線,硬是逆轉五分。雖然嘟嘟後來球威已失、球路偏高的狀況下差一點被Jones Andruw打出安打,卻被釣蝦接殺之後,謝長亨教練雖然上來關心嘟嘟的狀況卻沒有換投,嘟嘟還是不負眾望偷了一個出局數。第7局派出曾的時候,我跳起來大罵搞什麼東西,勝機都出現了,你派出小鬼是想幹甚麼?果不其然又搞成一人出局一二壘有人,謝長亨做出這場比賽第三個正確的決斷,換上王鏡銘。我當時的想法是,丟個三分也要把第七局終結掉。王鏡銘只投了四球,雙殺之下輕鬆過關。領先5分進入第八局,阿草做出了一個之前台灣隊總教練都不會做的事,把只投4球的王鏡銘換掉,換上台灣最強的RP Kuo;其實就已經宣告這場比賽的勝利了。在KuoChen99的壓制下,荷蘭一點機會也沒有的被終結。這是台灣近十年最高水準的總教練調度(從一開始的先發(除了先發投手)到整個危機處理),沒有之一。

 

我實在很不想談台灣對韓國以及台灣對日本的這兩場比賽,原因不是輸球。原因是完全輸在兩個人的頭上,一位就是我上面大力稱讚的謝長亨,另一位就是鄉民擁護的高志綱。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王大樹在洋基投最後一球的的印象?那一球我印象超深刻,大樹投出一球大約是135km的外角球,Jorge Posada一接到球就立刻站起來,上投手丘,然後就把大樹換下場,大樹就這樣經歷了肩膀的開刀復健...。我還記得Jorge Posada說:我call一個內角伸卡,結果跑到外角,而且球速和球尾勁都不像伸卡,我當場就認為大樹受傷了(當時洋基的教頭都還莫名所以,以為那是一球投壞的滑球)。

 

對我就是在罵鄉民擁護的高志綱,你搞什麼東西,陽躍勳投到手破皮你都看不出來?你以為他手癢在那裡擦褲子嗎?連到觸身球,連續保送之後都沒發現,你怎麼對的起投手?當然我也要痛罵陽耀勳,受傷就下去治療,什麼血褲傳奇?血褲你個芭樂啦!輸了這一場也就算了,萬一手受重傷你的未來是搞屁押!捕手沒有照顧你,你要自己照顧自己押!

 

台灣對日本大戰是典型的雙方教練耍蠢大對決,套句銀河英雄傳說的話:勝敗始終都是相對的,一但我們犯的錯誤比較多,我們就輸了。這場比賽輸在哪裡?當高志綱換上來的時候就輸了!這部分我在怎麼寫都不會比噗友RSCYY寫得好,這裡就讓我偷懶吧!


延伸閱讀:
The worst game ever
 
WBC Taiwan

創作者介紹

千羽宗次郎的科學小窩

千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ian-Kun Tenn
  • 我這個外行人看得津津有味~

    話說噗友到底寫了什麼啊?
  • 就我本文的兩篇延伸閱讀!

    千羽 於 2013/03/18 10: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