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是PanSci八月份的選書,在下本來也很中意,認為這個荒蕪的blog可以藉由每月選書的書評,以及書評後有關科學的感想和討論,或許可以給自己以及讀者一點點對科學的興趣和嚮往。萬萬沒想到,看完[打包去火星]開始著手寫書評大綱,大概扔了十張草稿到字紙蔞(其實是資源回收桶);我才恍然大悟,雖然書本身非常的精彩,但是我的文字卻沒辦法描述我的感動。請讀者不要把這篇文章認為是書評,就當作一個仰望天空小子的喃喃自語。

 

當還是小學生的時候,就是看著尖耳朵的史巴克長大的。那時候只要仰望天空,滿天的星星宛如落在身邊;夏天的牛郎和織女,冬天的獵戶座以及耀眼無比的星雲在在都讓我有著無法言喻的感動。自然科學博物館的太空劇場放映這不同季節的星空,和電腦動畫模擬的天鵝座X-1(人類猜測的第一個黑洞)。不只是感動而已,甚至做了好幾次的白日夢,幻想拜訪各個不同的星球。有人問為什麼我們要探索太空?這是什麼鳥問題?對未知的追尋不正是人類最足以稱道的特點嗎?

 

Houstonwe have a problem!」電影愛好者大概馬上就猜到,這是阿波羅十三號最著名的台詞。在那部電影之中,你可以看到太空任務是多麼的危險,一個簡單的步驟,導致整個任務失敗,甚至差一點三位太空人都回不了地球。我一直覺得這部電影有兩個地方最吸引我的目光:一是太空總署在地表上有一台一模一樣的阿波羅十三號,而且備用太空人-麥克‧泰勒(笑!),必須模擬在太空那三位太空人的狀況,比如說不開燈使用手電筒…等;二是太空總署的地勤人員必須想盡辦法解決太空船上層出不窮的問題,例如說二氧化碳濃度過高,登月艙重量過低,這群或許是地球上最聰明的人們必須想出辦法來解決,讓這些太空人平安回家。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航海家號?我記得有一次牛頓特輯有航海家號的介紹,文章是這樣說的:19XXXX日X時X分如果你剛好在戶外,請抬頭仰望天空,記得揮一揮手,那時候航海家一號正在替全太陽系拍全家福呢!本來美國太空總署的設計是讓航海家號探索木星和土星,但是因為太成功了,NASA於是讓他們繼續延役(好慘!)。航海家一號拜訪土衛六之後,向外太空進發,探索太陽風的盡頭,太陽系的最邊緣;而航海家二號則是繼續拜訪天王家跟海王星。航海家二號並不是一路順風,打從一開始就忘記打開高增益天線,還好在低增益天線還收的到範圍下了指令打開高增益天線;經過土星之後,因為路途遠超過設計的遙遠,訊號非常不穩定,而任何姿態火箭改動,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太空總署改寫電腦程式,把所有的指令都改成重複三碼(OpenOOOpppeeennn)才能執行,避免無線電訊號失真導致不可挽回的後果。

 

我在大學時代跟正妹去看的世界末日(Armageddon),那個電影劇情和科學真是被影評和許多科學家批評到爆炸;但是有一幕我到現在都還是很喜歡,那就是布魯斯威利說:太空總署聚集了全世界最聰明的人,你們只想到這個瘋狂的主意(飛到隕石上鑽洞放核彈)?比利鮑伯松頓說:就算把全部的核彈打在隕石表面都沒用,一定要飛上去鑽洞放核彈,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2012年University of Leicester的研究生根據電影給定的小行星資料,用數學模擬推估這個計畫的可行性,答案是可以!只不過炸彈的威力必須超過目前最強核彈的200萬倍!)。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youtube上好奇號登陸火星的步驟和畫面?沒錯,整個步驟流程我只有一句話,太空總署你們是瘋了嗎?那個短片的說明陳述了這群科學家的想法,看起來無疑十分的瘋狂,卻是在現今的科技之下,能夠好好的保護好奇號車體,讓它平安降落在火星上"唯一"可行的方式。

 


最後,讓我用這句話做結。「太空,人類的終極邊疆。星艦企業號的旅程就是為了探索陌生的新世界,去尋找宇宙中的新生命與新文明,勇敢航向人類足跡從未踏至的領域。」

創作者介紹

千羽宗次郎的科學小窩

千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tl
  • 不見得要把整個隕石打爆,丟大量核彈在隕石一側就足以改變軌道避開地球了,不過對賣靠杯導演的電影認真就輸了
    http://mtlin550.pixnet.net/blog/post/26329445
  • 可能還是要考慮地球和隕石之間的相對速度,隕石的質量...

    不過我提的這個是英文wiki上的資料: In 2012, following a mathematical analysis of the situation, an article titled "Could Bruce Willis Save the World?" was published in the Special Physics Topics Journal. It found that for Willis' approach to be effective, he would need to be in possession of an H-bomb a billion times stronger than the Soviet Union's "Big Ivan", the biggest ever detonated on Earth. Using estimates of the asteroid's size, density, speed and distance from Earth based on information in the film, postgraduate student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Leicester found that to split the asteroid in two with both pieces clearing Earth, would require 800 trillion terajoules of energy. In contrast the total energy output of "Big Ivan", which was tested by the Soviet Union in 1961, was only 418,000 terajoules.

    千羽 於 2012/09/07 00:02 回覆

  • mtl
  • 他是說學電影把隕石炸成兩半,讓地球從中間穿過,沒一個認真的科學家會選這條路的
  • 這就是所謂的思考實驗啦!純理論的!

    千羽 於 2012/09/07 10: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