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醫師,恭喜你要退休了!」門診小姐拿出大家準備好的小蛋糕…

 

「再過五分鐘,新來的小兒科醫師就會來接班了,妳們不要欺負新來的醫師。」我微笑的說道…

 

「剛剛那位女醫師有先過來,還拿著喜帖要給你;不過你剛剛還有病人,她先去人事部了。」吃得滿嘴奶油的小姐,把喜帖遞過來。

 

「快點拆開啦,我想看看女醫師的新郎有沒有很帥。」護校剛畢業的實習護士口無遮攔的說…

 

我拆開信封,裡面並沒有喜帖,只有一張泛黃的照片。一位醫師低著頭聽小嬰兒的心跳,一個看起來像是母親的婦女笑著,還有祖父母的雙手交握的微笑著。

 

「這是仿古的照片嗎?可是看起來不太像耶!這不是喜帖嗎?」兩位門診小姐眼睛都冒出大大的問號…

 

照片背景是教會醫院的NICU(新生兒加護病房)呀!自從訓練結束以後就再也沒回去過了,所以這是…

 

我還記得當時的天氣,我還記得當時痛哭失聲的母親…

 

 

「孩子的媽,寶貝女兒一直咳,我們等等帶她去看醫生吧!才六個月大就一直破病,真不知道遺傳了誰。」

 

「那像健壯如牛的爸爸,只有區區的香港腳而已!孩子的爸要不要順便看一下皮膚科?」

 

「不用拉!那多浪費錢,我上次在西藥房買的洗腳藥水很有用,家裡還有。」

 

『小朋友六個月後,從母體得到的抗體逐漸代謝掉,抵抗力會比剛出生的時候差,這次只是個小感冒,開給你咳嗽藥水、退燒藥水;小朋友發高燒、食慾或是活動力變差,要趕快去大醫院就診。』診所醫師笑呵呵的告訴新手爸媽…

 

半夜,小朋友一邊哭一邊咳…

 

「我去廚房拿咳嗽藥水!」「孩子的爸你明天還要上班,我去就好。」媽媽揉揉惺忪的睡眼,摸黑到廚房。打開放藥品的櫃子,把黑黑的藥水倒一小杯,餵小寶寶喝下。寶寶不哭、不鬧沉沉的睡著!

 

「這是怎麼一回事!」孩子的爸一起床,正想親親小寶貝的時候。突然發現小女孩全身發紺,本來紅通通的嘴唇變成了死氣沉沉的紫色,幾乎沒有了呼吸。

 

兩個人穿起拖鞋,抱起小孩就往屋外衝出去。

 

他們抱著孩子衝進急診室,急診醫生打開強褓看了一眼說:「都已經黑掉,沒有呼吸了;都已經這樣了,你們還是回家吧!」

 

「我先打電話跟爸媽講,然後再叫計程車,你在門口等一下。」孩子的爸眼眶紅紅的說…

 

孩子的爸離開之後,孩子的媽抱著小女孩痛哭失聲。「小寶貝,都是媽不好!」

 

「怎麼了嗎?」在急診室門口痛哭失聲的媽媽實在太顯眼了,我實在沒辦法當作沒看見…

 

媽媽一邊哭一邊說事情發生的經過,打開強褓一看,小女嬰連小腳ㄚ都是青青的發紺色,臉和嘴唇整個都黑鴉鴉,嘴唇還有緩緩移動的白沫,我趕忙拿起聽診器細耳傾聽!Shit!還有微弱的心跳和淺淺的呼吸!

 

NICU嗎?這裡有一個6個月大的女嬰,可能是藥物中毒,馬上給我一張床,要備endoventilatorCVPsodium bicarbonateBosmin…,我一分鐘後就帶著病人上去。」我衝進急診室一把搶起院內電話連珠砲說。

 

「媽媽跟我上去NICU,爸爸先去辦住院!」我抱著小女嬰,三步併作一步往三樓的NICU衝去。

 

「你們是怎樣顧小孩的押!我們的乖孫女被你們顧到要住加護病房;等到乖孫女病好,不要給你們帶了,我們要帶回去自己帶。」(請用台語發音)婆婆氣勢驚人的責罵新手父母,我都不敢插嘴。一轉頭看到我,就把我堵在NICU的門口。「我們乖孫女有要緊嗎?」(台語發音)

 

其實在門口聽完母親的敘述我大概就猜到了,她摸黑拿到的藥水瓶不是咳嗽藥水也不是退燒藥水,而是小朋友父親外用的香港腳藥水。香港腳藥水的主成分是水楊酸,水楊酸1-3%有角化促成和止癢作用;5-10%具有角質溶解作用,可使角質層中連接鱗細胞間粘合質溶解,從而使角質鬆開而脫屑,亦可產生抗真菌作用。但是,對小嬰兒來說只要一點點就會產生嚴重的酸中毒。在加護病房的抽血,我就確認我的診斷了。

 

「現在有用呼吸器和點滴在治療,目前狀況比較穩定一點了,以後小孩子的藥物要分開放,要不然會很危險,類似的狀況會再發生。」我一方面安撫家屬,一方面把用藥安全的衛教完成。祖父母一邊點頭稱是,回頭又把兩個新手父母罵的狗血淋頭。

 

經過了一個月的折騰,小女孩終於脫離呼吸器,要離開加護病房。我在NICU的門口,彎下腰最後一次聽小女孩呼吸心跳的時候,看到小妹妹的家屬拍下照片。「任醫師,你是我家乖孫女的貴人,可以給她祝福一下嗎?」(台語發音)

 

 

我還記得我說的是「希望妳平安健康的長大!」診間門口傳來清亮的聲音。我微笑的抬起頭…

創作者介紹

千羽宗次郎的科學小窩

千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ian-Kun Tenn
  • 好棒的故事。
  • 這是發生在大約35年前的真實故事...

    千羽 於 2012/03/18 20:59 回覆

  • likwueron
  • 那位急診室醫生後來有沒有怎樣啊...
    看覺被「重新訓練」的機會很大。
    不過搞不好我也會這麼做就是了...
  • 那時候ACLS還沒開始流行,
    急救根本是亂做一氣,
    更何況那是個小女嬰,
    急診醫師以為病人已經死了也是有可能的!

    現在就不是這樣,
    除非病人連頭都不見,或是已經出現屍斑,
    要不然一定要做CPR!

    千羽 於 2012/03/19 23: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