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不肖子。老爺爺破口大罵。

反正你錢那麼多,借我花一點又不會怎樣。不肖子玩著手機說道。

你、、、我給你氣、死、了。說時遲,那時快。老爺爺連話都還沒說完就捧著心口,倒了下去。

接著場景飛快的轉到醫院,一群人會憂心忡忡的守在急診室(不肖子還是在玩手機)。

醫師登場的第一句話:「你們是病人的家屬嗎?現在情況很危急」。不肖子立刻丟下手機,勒住醫師的領口,嗆聲「給我救到底(死老頭還沒把遺產都過戶給我)。」

就在醫師要被扁的時候,一定有美麗的女護士登場(英雌救醫),「醫師,病人心跳停止了」。

醫師突然天生神力,甩開家屬衝進急救室大喊,給我電擊、電擊、【十萬伏特】電擊(難道是皮卡丘附身了嗎?笑!)。

病人的靈魂(疑?)會看著自己的身體被急救,冷冷的說道:「這樣打這樣電,有救也都救到沒救了!」(請用台語發音)

有在看八點檔鄉土劇和美國醫療劇的觀眾,對這個場景大概都不陌生。雖然我說得很搞笑,但是這卻是一般民眾對所謂的『急救』,也就是醫界所說心肺復甦術(CPR;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的認知。身為一個希波克拉底的信徒,當然應該跟大家好好的談談什麼是CPR。

早在18世紀,就發展了些「讓人活下來」的技術,那時候是口耳相傳,也沒有甚麼科學論文支持。以前的醫師在「急救」的時候,作法說好聽點叫手段盡出,說難聽點叫亂無章法。雖然生理學和藥理學在20世紀後進步得飛快,但是『與死神拔河』的技術,始終都沒有任何像樣的進展。

1930年代早期生理學知道生物的肌肉是由電刺激在傳導以後,生物實驗就開始嘗試,其中包含電擊狗的實驗。實驗發現:即使是很微弱的電擊,都可能造成實驗狗的心臟引發心室纖維顫動(頻死的心律 ventricular fibrillation);然後使用強大的電擊再次電擊,可以將心室纖維顫動再次回覆成正常心律。但是,沒有人敢作『人體實驗』。Dr. Claude Schaeffer Beck經過電擊狗的實驗之後,清楚的瞭解ventricular fibrillation的心臟是怎麼『發抖』的,他自己在開刀的時候看過許多病人的心臟發抖,病人就死在手術台上。Dr. Beck一直想把這種技術應用到病人身上,他曾在1922在手術台上心跳停止病人試過,雖然好像有效,但是病人最後還是死亡。

直到1947年,Dr. Beck在手術矯正一位14歲少年雞胸的時候,病人突然心跳停止;醫師立刻剖開病人的胸腔,看到並且摸到心臟在那裡發抖,醫師毫不遲疑的按摩心臟,並且要求使用電擊器(之前從未成功過)。第一次電擊,病人並未回覆正常心跳;Dr. Beck打了一針心律不整的藥物之後,第二次電擊病人的心跳就回覆了。3小時之後,病人從麻醉中醒來,完全復原沒有任何後遺症。這是醫學史上,第一位被電擊救活的案例。

1954年James Otis Elam(呼吸系統的研究專家)和Dr. Peter Safar共同實驗證明了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是有效的(那時候是證明口對口人工呼吸的有效性)。Dr. Peter Safar更在1957年寫下ABC of resuscitation(第一本急救教科書),那時候的打開氣道(airway),口對口人工呼吸的技術已經跟現在所差無幾,直到2005年才有所修改。

有學過CPR的人會覺得好像少了一個很重要的技術。沒錯,我少講了一個很重要的,或許是最重要的一個步驟「胸外心臟按壓」(Chest Compressions)。這個又是典型的無心插柳柳成蔭的醫學例子。電擊狗的實驗中(可憐的狗),在沒有把狗開胸的情況下要怎麼知道狗的心臟已經心室纖維顫動?很簡單,摸狗的大動脈看有沒有脈博就知道(在心室纖維顫動的時候是不會有脈搏的)。在某次電擊實驗時,William Bennett Kouwenhoven這位工程師意外發現,當他把電擊器用力壓在狗的心臟上方肋骨時(還沒開始電),居然量到一下脈搏,脈搏大小取決於他多用力壓狗的胸腔。這給了這位工程師一個想法,或許我們可以不打開胸腔就可以直接按摩心臟。

第一個因這個技術救活的病人是一個肥胖的女性,在接受麻醉之後突然心臟停止、沒有脈博和呼吸,那時候的常規治療是『開胸心臟按摩』;不巧當天沒有可以開胸的手術室,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Jude只好嘗試胸外心臟按壓,沒想到居然救活病人,完全復原沒有後遺症(而且不用開胸)。1960年Kouwenhoven WB, Jude JR, Knickerbocker GG.在JAMA(很重要的醫學期刊)聯合發表他們使用胸外心臟按壓治療突然心室纖維顫動的麻醉病人,有高達70%的救活率。

因為這些前輩的努力,1963年美國心臟醫學會正式成立 CPR 委員會, 展開 CPR的研究。1966年緊急心臟照護和CPR第一次正式大會建議醫護人員全面接受CPR訓練,1973年緊急心臟照護和CPR第二次正式大會建議CPR訓練推廣至一般民眾。

在開始寫這篇文章之前,我本來不是想寫這樣子的(笑!)。不過也好,畢竟大家喊CPRCPR,卻完全不瞭解發展這些技術和醫療中間的歷史。至於CPR的技術方面的文章,網路上太多了,應該也不用我越俎代庖,請讀者見諒。

創作者介紹

千羽宗次郎的科學小窩

千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