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一開始會寫這篇"淺談瘦肉精"呢?

原因不是我M屬性發作,也不是我有救國救民的樂寫情操,只是因為我們家洗腎室的腎友看到電視,剛好看到電視正在強力放送瘦肉精,憂心忡忡的問起:千羽醫師,那是甚麼東西呀?看起來好像很毒?洗腎洗不洗的掉?

當然,當時我只能回答第一個問題。但是本著好奇心,還是把能找到的論文和資料讀過。(這是前一家醫學中心的訓練,任何熱門生物和醫學問題,都必須在全科meeting上簡報,避免病人問起而醫師一問三不知。)

我讀paper的時候看到『1980年代早期,畜牧業者就已經確認在家畜的飼料裡加入β-agonists會使飼料的代換效率(換肉率)更好,而且家畜會長更多的瘦肉』,心理其實是覺得很怪。

為什麼業者會有事沒事餵家畜β-agonists

我猜想那些β-agonists本來是要被用來作人類藥物的,大概是在『新藥開發Pretrial的時候』,同樣的飼料吃β-agonists的實驗動物長的比較大,瘦肉也比較多。然後一傳十、十傳百,畜產業者都知道了。這根本是威而鋼的古代版,無心插柳留成蔭。這也是我們看到的,有一堆『瘦肉精』都作過人體實驗,因為他們本來就是要來當人類的藥物。

有一個藥物,作用十分的複雜,基本上β-agonists有的作用它都有,它還多了中樞神經興奮的作用。因為肝臟無力代謝,對狗跟鳥是劇毒。對人而言半衰期為5小時,由肝臟代謝從腎臟排出。老鼠LD50口服是192mg/Kg,毒性比Paylean®高(Ractopamine則是474mg/Kg)。目前已經有病例因攝取過量這種藥物而中毒,症狀有手抖、心悸、興奮、和誘發精神異常,甚至已經有死亡報告。要不要猜一猜這是甚麼藥?

這個藥物目前的安全性值得放心,跟對老人小孩或是有心臟疾病的患者限制應該更嚴格,基本上並行不悖。水本身的安全性無庸置疑,但是「洗腎病人」喝水的量要更小心。

如果沒意外的話,這是我最後一篇瘦肉精的文章了(唯一的可能讓我再寫意外就是,突然有突破性的paper證明Paylean®劇毒無比)。

在寫這篇算是科普文之前,我就猜想應該會被砲的很厲害,因為"政治不正確"。

這也是讓人覺得台灣社會很讓人悲哀的地方,就事論事討論科學、醫學這麼有趣;老是玩『只要你不支持我,我就鬥臭你』,『醫生就專心醫病人就好了,搞什麼政治』這種戲碼,老實說真的有點厭煩。除非有很有趣,或者是很重要的回應,我將全部私密回應。

 

PS:農委會應該找林書豪當美國牛肉代言人,吃美國牛肉喝美國牛奶,然後念哈佛打NBA,根本是人生勝利組呀!

創作者介紹

千羽宗次郎的科學小窩

千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Sechs Li
  • Caffeine
    1,3,7-trimethyl-1H-purine-2,6(3H,7H)-dione
  • Impressive!

    千羽 於 2012/02/16 09:57 回覆

  • Hian-Kun Tenn
  • 那個「藥物」是咖啡因之類的東西嗎?
  • 厲害,原來不很難猜XD!

    千羽 於 2012/02/16 09:58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訪客
  • you rock!!! I can't tell you how many people I know would rather believe what they read from TV than from actual scientific data.

    bravo!

    calla
  • Thanks!

    千羽 於 2012/03/07 08:30 回覆

  • RL
  • 問題不在國民健康,而是臺灣的養豬業無法承受開放瘦肉精豬肉進口。
  • 聽過很多米國留學的朋友說,
    米國的豬屠宰的時候不會放血,很難吃...

    不過,又回到原來的問題,這並不是一個科學問題,
    這是一個政治問題!

    千羽 於 2013/06/11 18: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