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經歷天花防治大成功之後,處心積慮想要滅絕第二個也是傳播廣泛,後遺症嚴重的疾病。老樣子,這個疾病一旦發病沒有確切的治療方法,後遺症就像天花的麻子一樣清楚可見;這個病原體的唯一宿主就是人類,目前有非常有效的疫苗預防。讀者不妨猜猜看,是哪一個疾病有這個榮幸,變成第二個被人類滅絕的疾病?(提示,美國唯一連任四屆的總統。)是的,就是小兒麻痺,學名是急性脊髓灰質炎。

 

小兒麻痺在人類歷史上也是有案可查,悠久無比的疾病。遠在古埃及在十八王朝時(前15世紀)出土的石板畫,就很明確的畫出小兒麻痺病人的姿態。1789年,臨床醫師Michael Underwood清楚描述並且定義小兒麻痺。後來西方醫學經由微生物學的發展,明確的將小兒麻痺病毒歸在「腸病毒」;傳染途徑藉由「人傳人」、「糞口傳染」(簡單的說就是食物和飲水受到病人的糞便汙染);好發季節是溫帶地區的夏季與早秋或是熱帶地區的雨季。從上一篇就知道,醫學最重要的發現是『改善衛生環境』。在疫苗發展之前,人類就從改善生活環境成功的減低了小兒麻痺的威脅。但是還是不夠,並不是每個地方都有衛生的食物和飲水,小兒麻痺疫苗就這樣發展出來。

 

說到小兒麻痺疫苗,我想這個小學就教過了:沙克疫苗和沙賓疫苗。可是很少人知道,這兩位名留青史的人物,在努力製造疫苗的時候,發生非常大的衝突,甚至互相攻訐(我猜是:既生瑜,何生亮?)。沙賓博士曾批評沙克的成就:「你也可以走進廚房去做他(沙克)所做的事,他一生中從來沒有任何創見。」不管怎麼說,沙克博士仍然拿下了第一個成功的小兒麻痺疫苗的桂冠。而且美國經由沙克疫苗的防疫注射,從1952年的58000人感染(1955年開始施打沙克疫苗),1957年病例減少到5600人。

 

眾所皆知,沙克疫苗是所謂的死病毒疫苗,必須人工注射進身體裡面才能獲得免疫力。不過,小兒麻痺是屬於糞口傳染,沙克疫苗的免疫力只存在血液裡面,可以保護小兒麻痺病毒不至於影響神經系統,並不能讓小兒麻痺病毒不在腸胃中繁殖,因此已接種沙克疫苗的病人仍可能持續散播疾病。有讀者或許會說,那把沙克疫苗拿來吃不就得了。千萬不要有這種差不多的想法,沙克疫苗的死病毒只會被消化掉,完全不會有免疫力。雖然搶先一步拿到了小兒麻痺疫苗的桂冠,沙克博士的成功套句他自己的話說:「我的成功乃是我最大的悲劇。」

 

沙賓疫苗則是另一回事,它是個減毒的活性疫苗,而且遵循著正常小兒麻痺病毒的路徑(由腸胃道攝入)。它因此走著感染的路徑,感染腸胃道上皮繁殖,進入血液四處散播;腸胃道繁殖的病毒在隨著大便排出體外。整個感染途徑造成了完整的免疫防護力,從腸胃道黏膜開始有分泌型的IgA抗體(小兒麻痺病毒在腸胃道就被消滅),連血液中也有IgG抗體(漏網之魚在血液中也沒有活路)。除此之外,從大便排出的減毒病毒,有可能汙染水源或者是食物,連鄰近沒打疫苗的成人、幼兒、免疫力過期的人員都可能在受到感染,而獲得免疫力(神奇吧!)。這也是沙賓疫苗最讓人稱讚的一點,特別是某些衛生不好的非洲國家。當然有利就有弊,減毒的疫苗最害怕的就是病毒再活化。依據目前的統計,75萬名疫苗接受者中,平均約有1人產生疫苗相關麻痺型脊髓灰質炎(VAPP),不過詳細的發生比例依地區而異,且成人發生的機會也高於兒童(台灣衛生署的報告是平均約為240萬分之一)。

 

台灣在民國4050年代,每年大約發生400700個病例(造成手腳癱瘓的病人),疫苗引進台灣(民國47年沙克、民國52年沙賓)以後曾經慢慢的減少。但是,民國71年爆發了台灣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小兒麻痺大流行。5月底自中部開始,至8月蔓延全國,一共有1042例確定病例,其中98例死亡。影響的大多是小孩子:5歲以下:79%510歲:14%10歲以上:7%(小兒麻痺感染約只有0.3%-1%會表現出肢體麻痺的現象,這意味著台灣當初有10萬人以上感染)。衛生署的統計65%未曾接種疫苗,僅8%接種3劑或3劑以上。這次防疫的大失敗,使得台灣衛生署再次檢驗防疫的疏失,並且重新訂立了疫苗施打的頻率。出生不滿一歲之嬰兒,均應接受沙賓口服疫苗2劑(民國54年),國小一年級追加一劑沙賓口服疫苗,並開始統一接種五劑沙賓口服疫苗(民國72年)。而且當時疫苗並無專用冷藏空間,影響品質。保存疫苗的方法也作了很大的修正,衛生所因此有了專用放疫苗的冰箱(這個措施並不是ㄧ蹴可及的,直到兩三年後全面施打B肝疫苗才接近完成)。直到現在,小兒麻痺在台灣的本土病例已經是絕跡了(89.10.29台灣根除小兒麻痺症)。

 

1988年小兒麻痺流行超過120國共有35251位病人,WHO實施根除計畫之後;1998年時,只剩下50國共有6227位病人,每年的病人數減少約82%WHO本來希望能在2002年阻絕野生株小兒麻痺病毒散播,於2005年達成全球根除小兒麻痺症(當然現在是失敗了)。目前把目標修改成在2012年底阻絕全球野生株小兒麻痺病毒散播,確認2013根除全球小兒麻痺症,口服小兒麻痺疫苗停用(最後一例野生株發生後3)。到底能不能成功呢?小兒麻痺會不會成為第二個被人類滅絕的病毒呢?

創作者介紹

千羽宗次郎的科學小窩

千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iankun
  • 原來沙克跟沙賓疫苗的差別是這樣子。淺顯易懂,感謝。
  • 歡迎常來逛!

    千羽 於 2011/11/01 11: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