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在網路上看到阿伊這篇文章科學的態度,心裡的想法是:「哇賽!簡直把中醫的困境用一般人也懂得語言寫出來。」從那篇文章之後,網路上浮浮沉沉看到了很多中醫和西醫大戰的文章,大致上都脫離不了阿伊文章的範疇。身為一個西醫師,很容易就會碰到病人對西醫的質疑,以及對中醫的嚮往。本著醫療倫理的原則,都會跟病人說:「就去接受你相信的醫療,如果真的需要幫忙,而某種醫療拒絕你的話,西醫基本上是不會拒絕病人的。」

 

    來來去去這麼多病人之後,某天接到一通『溝通』的電話,對方大聲責怪我搶他的病人,被我質疑幾句之後,惱羞成怒的大罵:「你們這群西醫只會說科學,中醫不需要科學就能治療病人,科學對中醫完全沒有用。」噹一聲,就掛了電話。老實說,這個中醫師(?)的話,在下覺得很有趣味,中醫真的不需要科學嗎?科學對中醫一點用都沒有嗎?

 

    小時候很喜歡看武俠小說,武俠小說裡面,最神奇的武功,除了輕功以外,大概就是點穴了。武俠小說的神醫們,對穴道的掌握更是出神入化,可以用來麻痺病人、可以止痛、可以止血、還可以療傷。當然,現在的針灸並沒有這樣神奇,但是對於止痛、一些運動傷害、以及某些慢性疼痛的效果,讓西方醫學仍然非常的驚艷。西方醫學自從解剖學和生理學發展以來,對身體奧秘一直都抱持著好奇心。針灸神秘的效果,以及看起來不存在的經絡穴道系統,讓西方醫學一直提出各式各樣的理論,找方法去研究,試圖掀起針灸的神秘面紗。

 

    經過了生理學的發展,醫學界逐漸瞭解了疼痛的機制,疼痛是如何發生,如何傳導,如何感受。人體的所有感覺(痛、觸、溫、壓),會從末梢(例如手指、皮膚)往脊髓匯合,然後在往上傳遞到腦部。用一個簡單的比方,就是鄉下公路上的運輸車流,會往高速公路集中,運輸到首都處理。

 

    大家都應該有這種經驗,不小心腳踢到桌子,大部分的人都會抱著腳跳,然後吹吹腳趾頭,揉揉腳趾頭,會感覺比較不痛。難道摸摸腳趾頭,傷就會馬上好?當然不是,原因從簡單的比方就知道,高速公路塞車了!揉揉腳趾頭的時候,會將大量的觸覺、壓覺的訊號送到神經系統,神經系統一下子無法處理,就會把『痛覺』卡在路徑上,就會感覺比較不痛!

   

    至於西醫針灸的理論,原理類似,但是更加的精巧。人體的痛覺分成兩個系統,走同一個路徑到腦部傳遞痛覺,這個路徑很窄,很容易塞車,於是身體調整方法是:如果其中一個痛覺系統有大量的訊息,就把另一個暫時關閉。 「針灸」就是利用針刺的微痛刺激其中一個痛覺系統,將其中一個傳遞強烈痛覺的系統塞車在路徑上,並且暫時關閉,達到止痛的效果。這就是所謂的痛覺閥門機制。除此之外,科學家也發現,針灸可以促使大腦中腦內啡(內生性嗎啡)的釋放,止痛的效果當然就更加強了。

 

    從上述兩個西醫發展的針灸理論,西方醫學一面檢視針灸對止痛以外的療效,另一方面也試著利用理論發展新的醫療儀器和技術。就像是癢的感覺也是藉由痛覺神經在傳導,因此某些會造成奇癢的皮膚病(蕁麻疹、接觸性過敏、牛皮癬),可以藉由針灸來改善症狀(神奇吧!)。發展的新技術有,在脊髓硬膜外埋電極片,在腦內埋電極針。利用周期性輕微的放電,去抑制某些頑固的疼痛,或者是末期癌症的病人。有一群病人是因為有這些新技術的發展,才能夠抵抗疼痛的侵襲,自由的活動而改善了生活的品質。讀者們,中醫到底需不需要科學化呢?

 

最後讓我用一個笑話來做結:西醫和漢醫果然有很大的差別,西醫:西醫的知識可能有一半在十年後會被證明是錯的;漢醫:漢醫的知識經過了兩千年的鍛鍊都沒有錯。

創作者介紹

千羽宗次郎的科學小窩

千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彥閔 邱
  • 就像馬克斯學說和經濟學一樣,馬克斯的徒孫經過一百年還篤信不已;經濟學的學徒只要唸到碩士班,對於經濟學許多常理就得重新大洗牌。
  • 史都比
  • 樓上的先生,馬克思學說並不是只有在共黨國家發展,那叫教條;你大概不清楚西歐的現代社會學發展吧
  • 精銳農民
  • 原來針灸止痛的原理是這樣 (筆記